薄迟寒声音不算低地回道,“倾倾有点事情耽误了,但她会按时到。”

那些不希望薄家上位的人,心中最后一丝希望破灭。

坐在沈宴身旁的沈薇,听到薄迟寒的话,冷笑一声,“薄小姐刚当上科研部部长的位子,就敢这么目中无人地,让全院各部门所有高层,开会都等她一个人,这架势耍的可真大!”

“虽然说是中途找回来的,但薄指挥与薄大少爷,难道都没有教导过她教养与分寸吗?”

薄砚人垂着眸子,看不出在想些什么。

薄迟寒想起沈薇三翻四次挑衅云倾的举动,冷冷地顶了过去,“会议九点开始,现在八点五十分,倾倾未曾迟到。”

“再者——”青年眼底,多一抹浓重的讽刺,“倾倾的美貌与优雅,是公然的好,反倒是沈小姐,丢了这么多次脸,竟然还不知悔改!”

“真要算起来,明显沈家的教养,更令人不齿!”

沈薇脸色顿时泛青,怒视着薄迟寒,冷笑连连,“我沈家在如何,也轮不到你们薄家的人来说道!”

“别忘了,沈家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,而你们薄家,早就跌出四大家族的范围,如果不过就是个破落户而已!”

薄迟寒眼底嘲讽更盛,“趁火打劫得来的荣华富贵,不知为耻,还反以为荣......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!”

沈薇扬起下巴,“胜者为王败者寇,这是规则!”

“无论我沈家是以何种手段得到今天的地位,都改变不了,沈家才是最终的胜利者!”

“如同你们薄家无论如何不甘愤怒,都改变不了,血脉断绝、早已没落的事实!”

沈薇大抵是不打算维持千金小姐的面子了,竟然当众扯开了,沈家用不光彩的手段上位的事实。

沈宴坐在她身边,未曾出声阻止,明显是做好了跟薄家彻底撕破脸皮的准备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