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迟寒被戳中心头痛处,脸色瞬间冷的结冰。

他看着对面沈薇得意洋洋的脸,想起了当年,这些豺狼虎豹,在薄家男人集体马革裹尸后,露出来的狰狞丑陋的面孔。

薄砚人倏然睁开了眼睛,抬头看向沈薇,正要说话,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。

“既然沈小姐都这样说了,那我若是不对沈家下手狠一下,岂不是对不起沈大小姐如今的理直气壮?!”

伴随着这道轻柔冰冷的话语,云倾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会议室内部,所有人的视线,顿时都齐刷刷地朝着她忘了过去。

毕竟,谁都知道,薄家血脉凋零,薄砚人身在六区,薄迟寒掌管医学院,研究院的事情他们插不上手。

薄家唯一可能,被推出来上位的,就是这位还没有满二十岁的大小姐。

云倾走到薄迟寒身边,纤细的双手撑在桌子上,看着对面的沈家兄弟,脸上带笑,语气却极冷。

她未曾看沈薇,只是将视线落在沈宴脸上,微微一笑,“原本看在你与我男朋友,这么多年交情的份上,我只是打算,将沈家从薄家夺走的东西抢回来,再让你们为当年的所为所谓,付出些代价罢了,不过现在嘛——”

云倾语气倏然一转,多出冰冷的怒意,“我改主意了,我要将沈家,重回踹回到一无所有的境地!”

“我要让当年抢夺薄家势力,对薄家落井下石的所有沈家人,都将牢底坐穿!”

“毕竟,类似沈大小姐这样的人,也许只有真正挨到痛受到苦了,才能学会说人话!”

沈宴面色骤然一变,盯着云倾的脸,也多出了怒意,“薄小姐就这么自信,能够以一己之力,毁掉沈家吗?”

云倾微微一笑,瞥见沈薇气急败坏的脸,破有些得意地说道,“谁说我是以一己之力?”

“昨晚临睡前,我男朋友亲口说了,我若是在研究院里受了委屈,他会亲自杀来研究院,帮我讨回公道的......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