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个半仙,各自飞向自己早已看好的星体,都不远,这是他们早就定好的计划。

改天换地,修士到了元婴阶段就能有限影响一个小星体的五行运转,当然,要借助其它的东西,比如器物,宝贝,特殊的时期,环境的突变。

到了真君,道境力量足够的话,独自运转调和一个界域的阴阳灵脉也不在话下,当然,和星体的体量也很有关系,像那种特大型的超级界域那就想都不要想,像是五环周仙之类的,

青丘这样的小型界域,在半仙的操控下进行灵机的深度改造,尤其还是八名半仙一同下手,改造成功的概率相当高,这一点上,行军僧等人并不是在空口白话。

一日后,半仙们各就其位,也不犹豫,这就准备开始;他们对此早就有过研究,并不是心血来潮,对这九个界域在阴阳五行上的运转特点都心中有数,这是修道者的基本谨慎态度,而阴阳五行又是大修的必通道境,你可以不拿它当成道的基石,却必须熟练的掌握它,否则就连术法都会施展不明白。

首先是建立联系,操作本星渡向青丘,于青丘在灵机共振上取得和谐;然后八人再彼此联系,构成一道巨大的网络,把在太古时期本来就是一体的九星彻底融合在一起,这不是物理意义上的,而是阴阳五行道境上的联系。

等整个网络都运转良好之后,再通过复杂的阴阳五行变化,为青丘注入新的灵机力量,由此改变青丘一段时间内的灵机强度。

理论上,如果这样的传输之阵能够一直存在,那么青丘的灵机性质是真的可以做到从根本上改变的,但半仙们是有目的而来,他们当然不会永远留在这里为爱渡灵,把握好时间,让青丘的灵机增长能安然坚持一二千年就好。

这是最省力,最经济的做法!至于到了纪元更迭,一切都是未知数,谁会为了这样不可抗的天意去做无用功?

八个半仙,各自沉浸心神,搬运五行阴阳,在他们的操纵下,本星的五行特征开始向青丘触去,这是一个过程,急不得。

……娄小乙惆怅半晌,也起到空中,默观青丘五行阴阳,灵脉,地层结构,山川河流走势;这一次可不是浅尝辄止,而是极其深入,务求不放过任何一点细微之处!

因为这里,即将成为他们的战场!

半仙的应对,早已脱离了那种口头谩骂,发狠诅咒,放话言粗的层次;一切都在心照不宣,谁也不可能轻易让步。

以青丘为基,这就是他们互相之间争夺的焦点,行军僧等八人要改灵,他要维持原样,这就是矛盾的本质。

他不可能就此一走了之,这一点上他自己明白,行军僧等人也明白!他也不可能坐视旁观,无动于衷,所以行军僧等人就給他留了青丘这么一个位置!

不是青丘这里不重要,而是非常重要!因为这里才是变化的根本落脚之地!既然行军僧一伙占了人数上的优势,那地利上的优势当然就要留給娄小乙,甭管这样的补偿是否对等,但最起码是修士们的处事原则。

我们来得早,我们人数多,我们早有计划,我们是在做好事!所以我们八星共力,你要阻拦,那就在青丘上对抗我们的施为,看看是我们大家的力量大,还是你娄提刑的屎棍耍得好?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