龙卿没有说话,但是意思已经很明确。

苏榆尔再一次觉得头大。

狗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?

苏榆尔深呼吸两口气,把想掀桌的想法硬生生的压下去,娇羞的低下头。

“龙宝,这多不好意思呀。”

下一秒,龙卿慢悠悠的出声:“你早上盯我看的时候挺好意思的。”

苏榆尔:“……”

他居然还知道她偷看他了?

这不就是他装睡。

苏榆尔被气得半死,跟他唱反调:“你误会了。”

“哦?”

苏榆尔眉眼弯弯的笑:“我并不是挺好意思,是非常好意思。”

“谁让你是龙宝呢?宝……”

龙卿被苏榆尔聒噪的有些受不了,切牛排都加大了力气。

“我让人买了婴儿书,你有空看看。”

苏榆尔不想看,但为了避免龙卿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,还是敷衍的应了声。

饭后,她去院子的后花园逛了逛。

来到栅栏的地方,苏榆尔抬头掂量了一下高度,没挣扎几秒就放弃了。

这么高爬上去,保不定会一失两命。

所以,她得识相点,逃跑,只走正门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