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言,楚蔺沉默片刻:“醒了会知道分寸的。”

失态有过一次就够了。

苏韫之夫妻自然也知道苏子衿去见了楚君亦,但出于对女儿的信任,这些事情自是由她自己解决。

夜里,苏府东院一间屋里的灯还亮着,偶尔传出来几道声音。

“你有没有发现子衿这次醒了似乎有些变了?”沈夕月帮苏韫之褪下外袍,边开口说道,言语中带着几分担忧。

之前从宫里回来之后毫无征兆就病了,好几日都好不了,急的她去南岩山寺院祈福,回来之后痊愈了但整个人好似有些变化。

那变化甚是微弱,她本能的觉得在女儿身上发生了一些她所不知道的事情,多了几分不安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